在下花影。主混APH圈和月刊圈。
APH英法双厨。主攻CP为味音痴Dover爱丽舍以及耀湾露白法贞。博爱党,日常自拆自逆,洁癖慎关。
月刊堀学长迷妹,基本只吃官配,偶尔能吃下百合。主推堀鹿。
大学工科狗一只,三次略忙,更新时间不定,热衷发刀。洁癖程度随圈而异,除APH之外都有不同程度的洁癖。
另有子博:西风归未。主博只放文章,别的都放在子博里。
 
 

【月刊】【全官配】故梦·贰

传送门:人设  楔子  


开学前最后一更,等开学了大概就不会有那么多时间更文了,实在太费脑细胞了= =

作者语死早文笔已残请笑纳= =

本章野崎君登场www总理继续打酱油……

考虑到民国时期的实际情况,提到身高的时候用了尺作单位,然后就囧了……经换算鹿岛身高五尺多差一点六尺,野崎身高六尺多,这这这哪里有176和190直接扔上去直观形象……



【贰】青青子衿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骆游进入新剧团的过程出人意料地顺利。团长时子周虽对于正式开学第一天就有人来报道一事颇多疑虑,但在见到新人之后便自然而然地打消了这一念头,未多说什么便允准了。

正如屈墨所想,骆游容貌气质皆十分出挑,天赋又不错,在新剧团里倒也混得如鱼得水,只需他偶尔提点一二便可大放异彩。然而他忽视了一件事。

骆游的眉眼较之他人更为秀气些,却偏偏长了与那张脸不甚相符的近六尺(*注①)的个子,在一干男生中算是高挑的。自他进新剧团后总少不了人将他与新剧团的“台柱”周恩来做一番对比,末了皆不忘感叹一句:“若你没长这么高,翔宇(*注②)也不必这么辛苦了。”

每次听到这种话,周恩来都会微笑着回一句:“新剧团多个优秀的男主角也是好事,大家都是为了新剧,我也没什么吃亏的。”

骆游则会暗自庆幸自己长了这么高的个子,不然又不知会生出多少麻烦。

而屈墨肠子都悔青了。


屈墨坐在礼堂前那棵海棠树下的长椅上,抱着臂,目光落在远方,嘴唇抿成一条笔直的线。

邀请他进新剧团本就是抱着这人可以演女角的念头,可自己当初怎么就光顾着看那张脸,无视了那惊人的身高呢?难道是因为自己已经习惯了仰视的角度?看他个子比许多男角都高出不少,这可怎么演女角?明明容貌身段都不错,若是扮上女装一点都不显突兀,为什么最后就是栽在这该死的身高上了呢?该死的身高……身高……身高……屈墨的脸色越来越暗,拳头越握越紧,像是雷雨来临之前乌云密布的天空,恨不能将那家伙的腿锯掉一半接到自己腿上。

嘛,虽然那家伙的腿确实也挺好看的……等等非白啊非白,你在想些什么,那家伙长得再好看也是男人啊。

“屈学长?你坐在这里干什么?怎么脸色这么差?”像是泉水敲击岩石,清越如水的声音敲击着他的耳膜。他微微抬起头,便看见那张自己一眼就相中的脸,清秀的眉目像水墨丹青勾勒出的黑白山水,不禁为自己的眼光暗暗点了点头,方才的一肚子怨气也抛到了九霄云外。

“学长?”见他没反应,骆游又唤了他一遍。

“没什么。”好不容易才将目光从那张令人意动神摇的脸上移开,一向从容不迫的他此刻心下竟有些慌乱,“在新剧团还习惯吧?”

“很好啊,老师们和学长们都不错。”骆游眨了眨眼,歪着头看着他,眼神清亮得像是林中的幼兽,“倒是学长,从刚才排练的时候脸色就不太好啊,真的没事吗?”

“没事。”屈墨摇了摇头,目光复又落回那张漂亮得不似男子的脸上。不得不承认,这张脸真是越看越好看,仿佛是一块磁石,将目光牢牢吸在了上面,只看一眼就舍不得再移开。

那就这样吧。什么身高,都见鬼去吧。

他认命似地叹了口气。


与此同时,秦瑜因为一个人的缘故已经心力交瘁了。

在第三百二十一次尝试甩掉那人无果后,秦瑜终于忍不住了,但为了保住自己已经被骆游毁得差不多的形象他还是深吸了一口气压制下自己的怒火,小心地控制着自己回头的频率以及皱眉的幅度,以尽量平静的语气问道:“喂,你怎么总跟着我?”

而面前的死鱼眼只是扫了他一眼,不语,目光平静得像一潭死水。

见此情形,秦瑜只觉一股闷气郁积在胸口,似乎喉咙马上就要冒起烟来,也顾不得什么形象,瞪大眼睛对着他就是一声大吼:“请问您有何贵干?!”

“嗯,原来悦之生起气来是这样的。”却只见死鱼眼点了点头,复又低下头拿起笔在笔记本上写下了几句,口中还模糊不清地嘟囔着什么。

“喂!!你倒是理我一下啊!!”秦瑜觉得自己的忍耐已经到达极限了。此时的他像极了一只暴怒的猫咪,毛发倒竖怒目圆睁,弓起身子抬起前爪,似乎下一秒就会扑到面前人身上把他那张波澜不惊的脸抓花。

那人又抬起了头,深潭般的眼眸静静注视着他,直看得他心里发毛。过了半晌,才听他一字一句地道:“你愿意做我的助手吗?”


于是在一番折腾后,身处画室手里握着笔的秦瑜总算弄明白了现在的状况。

这死鱼眼名叫叶启,和他一样都是刚入学的新生,但因为家境贫寒不得不给报社画些画来凑足学费。而他之所以一直跟着秦瑜,就是想请他做自己绘画的助手,好弥补一下自己除了人物什么都不会画的缺陷。

那你为什么不早说……害我差点以为遇上了跟踪狂。秦瑜狠狠吸进一口气,觉得自己完全没办法理解这家伙奇葩的思维。

而当看到这位大画家的作品时,他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一个身长六尺有余的大男人,居然画这种鸳鸯蝴蝶的小情小爱,还给自己起了“萧梦云”这么个任谁都会以为是纯情女孩子的笔名……看着纸上布衣黑发面容秀丽的女孩子一边泛舟一边唱着《越人歌》,一双秋水般的含情目紧锁那高高在上的王子,他感觉自己再也无法直视叶启了。

但是,既然已经答应人家了,也没办法了吧。他耸了耸肩,握紧了笔,未过多久纸上便有了袅袅秋风吹拂木叶徐徐落下,湖水泛起涟漪,水边草丛里长满了芷兰芙蓉以及各种不知名的香草。那画面仿佛是神话中无眼的龙,而他就是那画龙点睛令巨龙破壁而出腾空而去的神匠。


“……一切安好,勿念。”

窗前的人放下尚沾着墨的狼毫,抬手拨了拨额前凌乱的碎发,露出一双与笔上墨色一般漆黑的眼眸,正映着窗外同样浓重的夜色。借着昏暗的灯光,可见他面如美玉,眉如远山,唇如桃瓣,轮廓清俊,确是个不可多得的美男子。然而若再仔细些,又可以看出他的唇正紧紧抿着,眉头紧锁似有朦胧雾气缠绕,看样子大概是有什么烦心事。

半晌,却见他低了头望着自己随意搭在桌上的手,唇角一勾,一声轻喃从唇间逸出:“不知道还能瞒多久呢。”

那只手较之常人还要白上几分,手指纤细修长,骨节分明,看起来并不似寻常少年。

“之远?”听见身后传来的声音,他愣了愣,面上秋风般凉薄的笑添了些暖意,更似春日暖融融的阳光。

对了,无论发生什么,不都有他帮自己垫着吗。

“怀瑾。”他转过身,拢了拢耳边的发,眼眸里含着促狭的笑意,“怎么,你没去晚修?”

“要不是你我早就去了。”秦瑜皱了皱眉,懒得看他,几步走到门口把门闩上,“他们一时半会回不来,你快点,我帮你打掩护。”他早就知道的,这家伙根本不会领情,有时反而会拿他找乐子,枉费自己一片好心,全被这不识好歹的中山狼当成了驴肝肺。

“麻烦你了。”过了一会才听见身后刻意压低的声音。

“没什么,你我青梅竹马,守护你可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为了你我就算万箭穿心肝胆涂地也心甘情愿。”秦瑜突然回过头,一边说一边蹲下身学着西洋电影里的样子行了个骑士礼,唇角挂着优美的笑,还不忘抬头抛个媚眼。只是不过多久他就捂着脸蹲到了角落里,头顶冒着青烟,一张脸红得像熟透的苹果。 

“哎呀,说什么呢,在下不过一介草民,怎么能让心爱的公主为在下赴汤蹈火呢。”骆游却几步走到他的身边握住了他的手,眼波流转含情脉脉,笑靥灿烂有如桃夭,“这些事就交给在下吧,公主殿下只要在都城等着在下凯旋而归的捷报就好了。”较之秦瑜有过之而无不及。

“……”秦瑜感觉自己头顶快冒烟了。

你倒是快点啊!一会等他们都回来了你今天晚上可就又要穿着整套衣服睡觉了!……等等我为什么要对这家伙这么上心?明明他自己都不在乎。

“从现在开始你别回头了。”令他庆幸的是没过几秒他就听到了这句话,然后是衣料摩擦发出的窸窸窣窣的响声。他一边庆幸着那个人还没完全丧失自觉,一边又想狠狠抽自己一巴掌:这货是死是活关我什么事?!

对了,他发誓,在那货发话说他可以转过去之前,他绝对一次也没有回头。


注:

① 1尺=0.33m

② 翔宇即周恩来的字。


我觉得关于鹿岛的问题这章已经暗示得很明显了……(喂根本就不用暗示好吗文章一开头你就注明了好不好)

以及越人歌会是一条很重要的线索,贯穿本文的某个副CP始终,至于是哪个副CP,百度一下越人歌到底讲的啥就知道了……

26 Feb 2015
 
评论(4)
 
热度(6)
© 潇湘花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