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花影。主混APH圈和月刊圈。
APH英法双厨。主攻CP为味音痴Dover爱丽舍以及耀湾露白法贞。博爱党,日常自拆自逆,洁癖慎关。
月刊堀学长迷妹,基本只吃官配,偶尔能吃下百合。主推堀鹿。
大学工科狗一只,三次略忙,更新时间不定,热衷发刀。洁癖程度随圈而异,除APH之外都有不同程度的洁癖。
另有子博:西风归未。主博只放文章,别的都放在子博里。
 
 

【月刊】【全官配】故梦·楔子

传送门:人设


四对官配都有,题目上就不打了

另外作者君又开始暗搓搓地花痴学长了你们发现了吗w



楔子

(BGM:小曲儿《忘川》)


她已近三十年未曾踏入这里了。


许是由于数十年的风霜洗礼,那石砖砌成的校舍看上去沧桑了不少,南边长廊的红墙彩漆大多也都已剥落,显出斑驳不清的颜色。那座老旧的礼堂从前是新剧团排练的圣地,如今看来也很久没有人踏足了。唯有长廊前的那几株海棠依然安静地绽放着,一团团一簇簇,如初雪如云霞,与当年并无二致。

这校园恰似一位饱经风霜的老者,静静地伫立在这片土地上,不管多少风吹雨打,依旧岿然不动。当一切风起云涌都归为沉寂,他便以他鬓角的白发和颊边的皱纹,向路过的人无声地诉说着这数十年的苦难与辛酸。


不时有三三两两少年从她身边走过,或是谈笑或是争辩,声音里带着属于少年的沙哑,脸上挂着未经世事的明媚笑意。偶尔有人停下来好奇地看她,眼眸清澈如破晓时分的天空,不染一丝一毫的杂质。她看着他们穿行于一座座校舍之间,看着他们流连在海棠树下翘首观望,眼眸中映出那一树明艳,发出此花只应天上有的赞叹或是一朝春尽红颜老的叹息。然而,即使是叹息也是清澈的,就像是清晨微凉的雾,只浅浅遮住了远方的山峦,并不会压抑得令人喘不过气。

一切都像极了当年的他们。

正是,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学长!”

忽地,她听见一个声音,清亮得像原野上吹拂过的清风。这嗓音对于少年来说略显高亢了些,大概是没有变声的少年吧。

她回过头,看见那少年冲向一个年岁比他略大的少年,如风一般从她身边掠过,眼睛亮亮的,仿佛有星辰闪烁。

恍惚间,她觉得她看见了当年的自己,亦是这样的年纪,亦是这样的神色,亦是这样的声音,飞奔向那棵海棠树。树下正站着那个人,依是少年模样,着一身藏青制服,额前刘海撩到头顶,抱着臂看着她,眉目深邃,轮廓清朗。

“今天下午排练,你可别给我偷懒。” 他的声音很低,微微有些沙哑,像是拂晓万籁俱寂之时寺庙的第一声钟响,像是手指拨过西洋乐器最粗的那根弦时发出的低音。

“是的学长!”年少的她立正行礼,样子滑稽得让人忍不住发笑。

那曾是每天都会上演的场景,如今却变成了令人心痛的美好。

像是久经黑暗的人承受不了太过耀眼的光芒,她轻轻地闭上了眼,泪水从眼眶滑落。


我已生华发,而你永远正年华。

30 Jan 2015
 
评论(6)
 
热度(9)
© 潇湘花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