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花影。主混APH圈和月刊圈。
APH英法双厨。主攻CP为味音痴Dover爱丽舍以及耀湾露白法贞。博爱党,日常自拆自逆,洁癖慎关。
月刊堀学长迷妹,基本只吃官配,偶尔能吃下百合。主推堀鹿。
大学工科狗一只,三次略忙,更新时间不定,热衷发刀。洁癖程度随圈而异,除APH之外都有不同程度的洁癖。
另有子博:西风归未。主博只放文章,别的都放在子博里。
 
 

【凡尔赛玫瑰】天阑城志·壹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天阑城的春日总是伴随着连绵的细雨,那年清明亦不例外。雨丝密密地斜织着,像是少女细腻的心思,丝丝缕缕围成一堵密不透风的墙。偶有三两行人着缟素匆匆行过,皆是眼帘微垂,面容悲戚。

他避雨于屋檐之下,忽见远处有人撑一把油纸伞施施然行来。烟雨朦胧中,那身影如蒙了一层纱般看不真切,只见一片素白渲染开来,隐隐约约勾勒出纤细挺拔的轮廓,在斜风细雨中莫名地透出些萧索。

许是被那景色所惑,他一时忘了呼吸,只呆呆地注视着远处,看着那人一步步走近,看着那纸伞随着淡淡的风轻轻的雨微微摇晃。

那人走近,停步,抬头凝视着屋檐上滴落的水珠。此时他才终于看清那人的面容:一身素白衣衫,乌发亦以白色发带束起,朱唇轻抿,面带哀色,一双星辰般的眸子却异乎寻常地亮,即使眸中忧色闪现亦不夺其慑人光华。他怔忡了片刻,一时辨不清那人是男是女,直到目光溜过那微敞的衣领内光洁如玉的脖颈,心下方才笃定。

似是感觉到了他的目光,那人微微侧首,朝他的方向投来一瞥。那一刻天地万物皆黯然失色,他的眼中只有那刀削玉砌般的完美面容,以及那双包天地精气揽星辰光华的墨色眸子。

然而,只是一瞬,当他再回神时,那人已经走远,视线里唯余一道模糊的影。

 

 

入目是一扇古朴的木门,门上的朱漆剥落了大半,那匾额上“谢氏祠堂”四字却依旧醒目。

门内没有过多的装饰,只正对门的墙上绘有一武将画像,画像前一张长案上放了数枚灵位,案前香炉里点了三炷香,青烟徐徐,香气在空中袅袅弥散。

蒲团上坐有一人,白衣乌发,正闭目低头虔诚跪拜。

“成宛,时候不早了,不如去歇息罢。”

忽听一道淡雅如墨香的声音,然后便见蒲团上的人转过头,几缕青丝垂落颊边,面容素净不施脂粉,两道长眉斜飞入鬓如展翅乌凤,可以辨出是一名女子,却又透着不属于寻常女子的凛冽之气——正是方才雨中撑一把油纸伞独行的人。

待看清面前人时,一道浅淡如微云的笑浮上她的面颊,倒为那张略显凌厉的脸添了几分柔和。

“无妨,天色尚早。”瞥一眼窗外明亮的天色,她漆色的眼眸在来人身上转了几圈,笑意里带上了几分狡黠,“你不必这么急着赶我去用膳罢。”

果不其然,男子面色一僵,过了半晌才道:“七日后便是你接替白将军上任的日子了罢?你可要小心些,听说他们不买女人的账。”

“寻安,你看这些。”自动无视对方的回嘴,谢婉神色一整,目光移至案上灵位。

“嗯?”听得她语气凝重,顾寻安收敛了心绪,亦向案上望去。

“这祠堂中的皆是我谢氏列祖列宗,其中不乏半生戎马九死一生的。”谢婉深深吸一口气,眸中闪过一道剑光,放在膝上的手不知何时已紧握成拳,“谢门自古出名将,我谢氏儿女骨子里流的亦是将帅之血。我此次受命调任天阑守将,此事非同小可,万不可辜负了这些祖先,辱没了我谢氏之名。”语毕,又是深深一拜。

顾寻安只望着她,未有答话。

“况且,我身后还有许许多多的人,便是为着他们……我也……”

她语带哽咽,早已泣不成声,双眼只紧紧盯着一块木牌,其上“慈母谢冯氏平君之灵位”几字灵秀飘逸,却略有些颤抖,想来是写这字的人心下悲伤笔触不稳所致。

忽地手上传来一阵温热,她讶异地抬首望去,却只见顾寻安认真的面容:“想来夕食已好了,不如快去吃罢。

明明是很平常的句子,却有着与双手同样的温度。

“好。”她唇角微微一勾。

 

 

纸与火摩擦发出噼啪声响,火舌疯狂地舔舐着纸片。火堆前坐有一人,静立不动仿似雕像,唯有一双眼睛定定直视着面前木碑上“妹卫珊之墓”几字,偶有泪水从那双睁大的眼中滚落。

他轻轻闭上眼,记忆中那少女的容颜依旧鲜活,他看见她罗裙云鬓笑意嫣然,听见她咯咯轻笑声如银铃。

珊儿……

风不知何时凛冽起来,坟前火焰在风中狂乱舞着,曾经不可一世的火如今却奄奄一息,在狂风中拼死挣扎。

哈哈哈哈……风啊……来吧……哈哈哈哈……

他在风中狂笑起来,笑声被风吹得很高很远。

吹散这不息的炼狱之火……涤荡清这黑暗的世间……还一个白茫茫干净的大地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一年的清明,那两人在雨中相遇,皆是白衣素服,却各怀一份心思。

彼时的卫阑,不过是个血气方刚的黄毛小子;而后来威名远扬令敌我皆为之叹服的谢婉,彼时虽有鸿鹄之志,说到底也只是一个不知人间疾苦的千金小姐罢了。

那时,后来那场乱世纷争的主人公都还年少,天阑城风景尚好,月朗风清。那时一切都还没有开始,少女在月上柳梢头时与情人悄声细语约在黄昏后,少年梦里有金戈铁马气势如虎誓要整顿河山保家卫国。

后来,曾经有无数人叹过:若能回到当初,多好。

而后来的他,回想起这被掩埋在记忆深处蒙了尘的初次相遇,只能惘然一笑作答。


P.S.谢婉是奥斯卡,顾寻安是安德烈,卫阑是亚兰,亚兰妹妹打了个酱油,谢婉的娘是我瞎编的

本文后面会出现很多关于谢婉家人的设定,基本都是原创,和原作没啥关系

23 Nov 2014
 
评论
 
热度(4)
© 潇湘花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