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花影。主混APH圈和月刊圈。
APH英法双厨。主攻CP为味音痴Dover爱丽舍以及耀湾露白法贞。博爱党,日常自拆自逆,洁癖慎关。
月刊堀学长迷妹,基本只吃官配,偶尔能吃下百合。主推堀鹿。
大学工科狗一只,三次略忙,更新时间不定,热衷发刀。洁癖程度随圈而异,除APH之外都有不同程度的洁癖。
另有子博:西风归未。主博只放文章,别的都放在子博里。
 
 

【凡尔赛玫瑰】天阑城志·楔子(古风架空)

*灵感来自河图的《风起天阑》。


楔子

火光如一柄嗜血的剑,划开夜的静谧,将漆黑的天幕染成一片血色。城头的旌旗在猎猎风声中狂乱飘舞。城下叛军气势汹汹如黑云压城,城池如风中火烛明灭不定摇摇欲坠。

城中百姓四散奔逃,安宁祥和的城瞬间变为恐慌与灾难的漩涡,有些训练有素的士兵正尽己所能奋勇御敌,然与三万叛军相较不过是螳臂当车而已。

许是过了十年的安逸,早已不知浴血沙场是什么滋味了罢。

 

这刻,城角一座破旧的茅草屋内正有一人倚墙而坐,侧目望着窗外景象。那人粗布衣衫,长发凌乱,却无法掩去眉目前的秀挺气度,即使只是一个简单的坐姿,远远望去亦如白杨秋桐般挺拔。

他状似漫不经心地凝望着窗外奔逃的百姓,眼眸苍凉空旷如初冬的天,然而当他的目光落在三三两两奋勇拼杀的兵士身上时,会刹那间柔软起来,如一片飘零的雪羽,又似一声怅惘的轻笑。

将军,你看,这些后生没有辜负你的期许。

 

收回目光,他起身走至破屋角落,拨开堆积如山的茅草,便露出一个精致的木箱。他小心翼翼地伸出手,轻轻拂去其上的尘埃,接着自衣袋中取出一把锈蚀的青铜匙,探至锁孔,动作轻柔无声,像是怕惊动了安然长眠的魂灵。

随着钥匙与锁孔接触的”咔嗒”声,盒盖一点点开启,露出一件染血的银甲,其旁安放着一把素缨长枪与一柄惊霜长剑。

他取出那柄剑,轻轻抚过剑身。那剑多年未曾用过,已不若当年锋利,剑身却依泛着熠熠寒光,像极了那个人令天边明星都为之黯然失色的明亮眼眸。

谢将军。

谢将军。

谢将军。

他一遍遍地念着那个人的名字,深沉如汪洋瀚海的眼眸中涌起万丈狂澜,无数细碎的星光在波涛汹涌间闪现又湮灭。

他抬头望向天边残月,那一瞬他的目光是超乎寻常的锐利,如方才他轻抚过的那柄剑,熠熠寒光令人见之胆寒。

不知哪里来的风吹乱了茅草,吹开了他凌乱的发,亦吹动了桌上的一本史册。

那史册扉页上以丹砂书有四字。

 

天阑城志。

23 Nov 2014
 
评论
 
热度(4)
© 潇湘花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