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花影。主混APH圈和月刊圈。
APH英法双厨。主攻CP为味音痴Dover爱丽舍以及耀湾露白法贞。博爱党,日常自拆自逆,洁癖慎关。
月刊堀学长迷妹,基本只吃官配,偶尔能吃下百合。主推堀鹿。
大学工科狗一只,三次略忙,更新时间不定,热衷发刀。洁癖程度随圈而异,除APH之外都有不同程度的洁癖。
另有子博:西风归未。主博只放文章,别的都放在子博里。
 
 

【月刊】【堀鹿】光芒(2014鹿岛游生贺)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在lofter发文……以前都是用新浪博客的……

这文是我的第一篇月刊同人,刚补完番就赶上10.31,就随便码一篇当生贺吧,ooc可能有,希望不要嫌弃……

本来想写鹿岛感冒学长去看她的梗的,可是突然又不想写了……于是就写了这个东西……

以及这是一篇和万圣节完全无关的东西……好像也没有规定生贺一定要和生日有关对吧……

作为一个甜文写不出几个字虐文滔滔不绝的人居然能写得这么少女我也是蛮拼的……

好的下面是正文……额贺文晚一天应该没什么的吧……


-0

你是我的光,照亮我前进的路。


-1

深秋的风早已褪去了夏的燥热,吹在身上感觉凉飕飕的。树上的叶子早已经掉光,只留下光秃秃的枝干,执着地伸向苍蓝的天空,仿佛一双双向着天空祈祷的手。

她站在地铁站的出口处,望着来来往往汹涌的人潮,无意识地伸出手指拨了拨耳边的短发。一阵冷风拂过,她不由打了个寒颤,拉了拉身上并不算厚的格子外套的衣领。

大概还是穿得太少了……没想到今天会这么冷啊。咬了咬唇,她来来回回摩擦着双手,然而摩擦所产生的些微热量并不足以温暖那双冰冷的手。好冷好冷……真是失策,等一会学长来了肯定又要唠叨了……但是学长怎么还没到啊……她的目光依旧停留在来往人群上,思绪却早不知飘到了哪里。

忽然冰冷的手被熟悉的温暖包裹,她愣了一下,转头正对上一双深琥珀色的眼睛,那其中责备与宠溺交织的神色是她所熟悉的。于是她低下头,唇角绽开浅浅笑意。

“怎么不多穿点。”他皱了皱眉。

“今天出门的时候忘看天气预报了嘛~”她放软声音,抱着他的胳膊,讨好似地摇着,一双碧绿的眼睛眨呀眨,好像某种受伤的小兽。他对这样的撒娇最没辙,她一向是知道的。

“好吧。”他叹了口气,摘下脖子上的围巾给她戴上,不由分说地牵起她的手朝前走,“下次注意点,别再忘了。”

“知道啦学长~”她笑嘻嘻地任凭他牵着,离地铁站越来越远,直到与汹涌的人潮合为一体。


-2

周末正是商场里人最多的时候,家具店也不例外。两个人并肩穿梭在各个专区之间,自然地,她出众的外貌又引得所到之处无数少女纷纷侧目。

早已经对这种注目礼习以为常的某人并不以为意,大摇大摆地走过去了,倒是她身边的人眼皮狠狠跳了跳,瞪了一眼她,感受到那种目光的她吐了吐舌头,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他,又是那种惯常的无辜表情。

看着她这样的表情他脾气也没了,只是象征性地敲了一下她的头,然后收回目光。

“如果是以前的话我一定会觉得学长的少女心又爆发了吧。”

这么想着,不自觉地就说出来了。

“你说什么?”他突然停下来,转过头看着她。

“没有没有,什么都没有!!”她一愣,连忙摆着手语无伦次地解释,脸上挂着她的招牌傻笑。

“以后别开你那些乱七八糟的脑洞。”以为你刚才嘀咕的话我听不见吗,也亏你当年居然会想到这些东西。这么想着,又伸手敲了她的头顶一下。

“不过时间过得真快呢,千代酱都要和野崎结婚了……”她还记得高二那年那个一直无法顺利表白的女孩子,自己和结月想尽各种办法助攻的情景还历历在目。

“是啊。”当时真的费了好大一番周折,幸好他们最后终于在一起了,现在都要结婚了啊。

“结月也是,没想到真的和若松在一起了……不过若松的表白真是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她笑得花枝乱颤,感觉好像下一秒就会摔倒。

“你自己当时也比人家强不到哪去吧?”他瞥了一眼她。当年也不知道是谁在自己毕业那天冲进戏剧部部长办公室吵着嚷着要自己衬衫第二颗纽扣的,还说什么不给她她就不接任部长的职务……

“那个……那个……那个是……”她的脸刷地红了,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自己当初明明有许多告白计划的,怎么最后就那么做了啊。


-3

她有的时候觉得这一切好像一场梦。

好像昨天他们还在上高中,她还是戏剧部的王子殿下,每天被部长暴打一顿之后拖着去参加部活,今天居然连大学都快要毕业了,而且自己还成了学长名正言顺的女朋友。

偶尔她会想起初三毕业的时候。那时候她每天都被升学考试折腾得焦头烂额,感觉整个人随时都会因为超负荷劳动停止运作,直到某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她安静地坐在台下,看着台上的人深棕的发在灯光下泛着隐隐的金色,声线低沉神色从容,一举手一投足间散发着无与伦比的光芒,仿若窗外最明媚最和煦的日光。

就是那道光啊。在初三的某个午后突兀地闯进她的生命里,照亮了她前进的路,将所有平淡无奇的时光都点缀成绚烂的颜色,仿佛生来就是为了和那道光相遇一般。那些枯燥的习题变得无比亲切,每次考试在她眼中都成了铺就前方道路的青砖。她每天疯了似地学习,只为了顺利考进那所学校,接近那道光芒一些,再一些。

“喂喂,这个……”那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在她的耳边响起,沉浸在回忆中的她一个激灵,身子狠狠一抖,几乎是条件反射地转过头:“啊?”

“……”声音的主人一双死鱼眼瞪着她,半晌之后很自然地抬起手又敲了她的头顶一下,“别走神,专心给我看东西。”

“是是~”

“我是说这张桌子摆在书房里怎么样?”

她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是一张简简单单的书桌,颜色也是最普通的枫木色,并不是特别引人注目的设计,却能够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

就像她身边的人一样。

“只要学长觉得好就好啦~”她挽着他的手臂,歪着头微笑,比中学时代略长了一点的深蓝发丝垂落在脸的一侧。


-4

从家具店出来的两个人慢慢朝家的方向走着,金红的夕阳把两个人落在地上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她看着天边被染成深深浅浅的红色的云,恍惚间想起她刚刚进入戏剧部的日子。

那时候她是个全然的新人,之前没有过任何表演经验,是他手把手地指导她,从发声方法到眼神动作,一切的一切,都是他一点点教给她的。

那道曾以为遥不可及的光芒,终于被她握在掌心。她看见阳光从她的指间洒落,是最和煦最温暖的颜色。

“那个,学长。”

“嗯?”他挑起眉表示疑问。

“学长……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她咬了咬下唇,垂在身侧的右手紧握成拳,一双绿宝石般的眼睛明明灭灭闪烁不定。

“哈?”他一愣,转过头去掩饰脸上不自然的绯红,“你问这个干什么?”

“……没什么,就是随便问问。”她又伸出手拨了拨耳边的发,抿着唇,眼神在空中乱飘。

“这个我还真不清楚……当我意识到的时候,已经喜欢你好久了。”调整了一下心情,他偏过头朝着她微笑,因刻意压低而富有磁性的声音是他在舞台上惯用的,目光温柔缱绻得像是一江春水,让人有种就这样溺死在那片温柔中的冲动。

他毫不意外地看到她的脸颊红了一片。

“学长……太狡猾了……”

这种表情,这种声音,根本就是犯规嘛。


-5

当他削好苹果从厨房走出来的时候,她正仰躺在沙发上,右手枕在头下,两条长腿大喇喇地叉着,完全没有形象可言。

“喂喂,虽然是在家里也给我注意点形象好吧。”头顶又被敲了一下,这次用的是丢在一边的杂志。

她眨了眨眼睛,一翻身坐了起来,从盘子里拿起苹果就开始啃,苹果特有的清香钻进鼻尖,让人感觉很舒服。

于是她仰起头,张开双臂,眼睛亮得像邀宠的小狗。

“最喜欢学长了。”

“先给我把苹果吃完。”他直接无视掉她的动作,白了她一眼,自顾自地走了。

然而她没有忽视掉他嘴角一抹极浅极淡的笑意。

后来,他渐渐淡出了舞台。而她成了戏剧部的台柱,成了校园的王子殿下,每天都吸引着无数少女往戏剧部跑,就像当年的他一样。

她疯狂地追逐着那道温暖的光,终于,自己也成了光,比他更加耀眼更加绚烂的光,拥有了与他并肩的资格。

你是我的光,我的梦,我的信仰。

照亮我前进的路,让我的旅程不再孤单。

【End.】

01 Nov 2014
 
评论(2)
 
热度(38)
© 潇湘花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