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花影。主混APH圈和月刊圈。
APH英法双厨。主攻CP为味音痴Dover爱丽舍以及耀湾露白法贞。博爱党,日常自拆自逆,洁癖慎关。
月刊堀学长迷妹,基本只吃官配,偶尔能吃下百合。主推堀鹿。
大学工科狗一只,三次略忙,更新时间不定,热衷发刀。洁癖程度随圈而异,除APH之外都有不同程度的洁癖。
另有子博:西风归未。主博只放文章,别的都放在子博里。
 
 

【APH】【米英】Born to Die(6)

前章传送门:01 02 03 04 05


Warnings:本章有英×原创女性角色(其实是原创女性角色→英)情节,不适者请回避。先生对这个原创女性角色没有箭头,请各位放心。

非典型米英,如果没有车能当无差看的那种,如果特别介意的请慎重。

没错,我来更!新!啦!(虽然翻译腔基本已经没了)

前文涉及的部分设定有所改动。我会修改之前发过的章节的。

另外,本文在AO3上也有发布,和这边同步更新,如果有想看的我可以私信地址。


第六章 继承人


那位男仆将我们带到餐厅里,朝勋爵行了一礼便退下了。

在往常没有客人来访的时候,海菲尔德的这间餐厅是勋爵、霍华德先生和我用餐的地方,但今天霍华德先生去了教堂做礼拜,是以餐厅里便只剩下了我和勋爵两人。这张长方形的餐桌原本是用来宴请宾客用的,此时却只摆放着三套餐具,倒显得意外地空旷。——没错,确实是三套。虽然只有两个人就餐,但勋爵正对面属于女主人的座位虽然空无一人,却仍然整整齐齐地摆放着一套餐具,和往常别无二致。

如果是从前,这套多出来的餐具并不会引起我特别的注意,毕竟它一直放在那里,我已经习以为常了,但今天我已经从勋爵口中得知了他和那位琼斯先生的关系,因此不由得朝那个方向多看了几眼。

勋爵大概也发现了我不同于往常的举动,因此他在切开一块牛肉的时候主动挑起了这个话题。

“王先生,我想你一定很好奇我对面的这个座位上为什么总是放着一套餐具却从来没有人就坐吧。”

我身子一抖,猛地抬起头,正对上勋爵那双深邃的祖母绿色眼睛。

“是的,勋爵阁下。”我自知无法否认,便点了点头。

得到我的肯定答复之后,勋爵垂下眼睑,放下手中的刀叉,起身环视了一遍餐厅,这才开口:“既然这里没有其他人,那么告诉你也无妨——这个位置,是留给阿尔弗雷德·琼斯的。”

这个回答并不令我意外。

“我想你应该已经猜到这个答案了——不过,你应该对另外一件事情也很好奇,那就是我和已故的埃塞克斯子爵的千金——埃莉诺·麦克斯维尔子爵小姐的关系。”

勋爵接下来的这句话却令我着实呆住了——我实在没有想到勋爵会提起这位曾与他订婚的、曾一度被我认为是女主人座位的真正主人的人。

“你应该已经从那些下人们的口中听说过我和这位小姐的罗曼史了,你也一定很想知道我既然已经有了——呃,这样的一位情人,”说到这里的时候他不自然地顿了一下,我注意到他的脸颊有些发红,“——为什么又会和她有那样一段故事。不过不用着急,她在这个故事里很快就会出场,到那个时候我自然会把我和她之间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讲给你。”

“是,阁下。”我并无意对我的主人的决定作出反对。

在这之后勋爵并没有在餐桌上再提起与阿尔弗雷德·琼斯有关的事情。我再次听到他谈起琼斯先生,是在我们从餐厅出来、回到书房之后了。


我原以为阿尔弗雷德来到海菲尔德之后奥利弗叔叔会经常来这里看他,但我后来发现奥利弗叔叔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重视这个养子——事实上,他一次都没有来看过阿尔弗雷德。此外,阿尔弗雷德对于这个养父的感情也十分淡薄,从他并不将奥利弗叔叔当成父亲看待就可见一斑——此前阿尔弗雷德曾经提到过,奥利弗叔叔从来不让阿尔弗雷德叫他“父亲”,因此阿尔弗雷德总是以“奥利弗先生”称呼他。

奥利弗叔叔这么做的原因我不得而知。原本我猜测奥利弗叔叔之所以对阿尔弗雷德这样冷漠是因为阿尔弗雷德并不是他的亲生儿子,但这种说法实在太过勉强,因为我可以看得出来奥利弗叔叔和阿尔弗雷德的亲生父亲艾伦·琼斯先生感情十分深厚。虽然奥利弗叔叔在我面前不曾主动提起过那位琼斯先生,但从每次说到琼斯先生时他脸上黯然的神色就可以看得出来,他是十分在意这位琼斯先生的,况且,从琼斯先生在临终前将自己的儿子托付给奥利弗叔叔而非自己的亲人一事也可以看出琼斯先生对于奥利弗叔叔是十分信任的。既然奥利弗叔叔如此重视艾伦·琼斯先生,那么断不会因为阿尔弗雷德不是他的亲生儿子而薄待他。 

事实上,奥利弗叔叔对于阿尔弗雷德不能说是不好。阿尔弗雷德还在奥利弗叔叔身边的时候,他的一切吃穿用度和奥利弗叔叔亲生的孩子(如果有的话)并没有什么区别,身边的仆人对他也像对柯克兰家的其他少爷一样毕恭毕敬。可以说,奥利弗叔叔给了他优渥的生活条件,给了他少爷的身份和尊严,只是没有给他属于父亲的关爱和慰藉而已。

奥利弗叔叔对阿尔弗雷德的这种态度一直令我困惑不已。直到多年以后,我才从奥利弗叔叔的口中得知这一切的原因——当然,这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那么关于阿尔弗雷德的事情就先说到这里吧,王先生。现在我想讲讲接下来的几年里海菲尔德发生的一些大事。

第一件事是和我的大哥威廉有关的。王先生,我想你应该听说过,威廉在十八岁——也就是我十三岁那年——选择了去神学院进修,在这之后我的父亲才公开宣布我——他的三子——是他的继承人。不过,我愿意和你详细说一说我所知道的有关这件事情的一些细节。

我记得那是我十二岁那年的一个秋日午后,我正在我父亲的书房里替他处理一些账目——那时候我父亲会总会有意无意地把一些生意上的文件或者一些账目交给我让我帮他处理(即使他和他的秘书两个人完全可以处理这些东西),现在想想他当时大概已经动了将我培养成继承人(或者是未来的雷丁勋爵的得力助手)的心思了——一室的寂静忽然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破了。听到这声音的时候我整个身子猛地一抖,反射性地朝着门的方向看了过去,手里的笔险些掉在地上。

可以看得出来父亲比当时的我沉稳得多,他只是抬头看着门的方向,略微皱了皱眉:“是哪位?”

“是我,父亲。”我可以听出来这是威廉的声音。

“威廉?请进吧。”

然后门被推开了,我看见我的大哥走了进来——他换上了一套他平日里并不常穿(至少我没见过他穿过多少次)的驼色礼服(应该是特意为了今天换上的),脸色异常地凝重(他平时的神色都是非常轻松的,仿佛对什么事情都不在乎似的),这一切都让我隐隐觉得他大概有什么十分重要的事情要宣布。

父亲大概也意识到了,我听见他清了清嗓子,语气也比往常凝重了许多:“有什么事吗,威廉?”

“我想在我的十八岁生日过后去神学院进修,父亲。”威廉深吸了一口气才说出这句话,仿佛终于下定了决心似的。

我听到威廉的话之后呆在了原地,大脑仿佛炸开了一般,我可以感觉到我浑身都在颤抖。当时处于震惊之中的我并没有注意父亲是什么表情,不过我想他震惊的程度大概不下于我,只是他会掩饰得更高明一点罢了。

书房再次沉浸在一片令人不安的沉默之中,直到父亲极力压抑却仍旧可以听出来其中颤抖的声音打破了寂静:“你是认真的吗,威廉?你要知道,你是我的长子,在我之后你是会继承雷丁伯爵的爵位的。哪里有贵族的长子离家去神学院进修的道理?我劝你再好好想想,这可不是儿戏。”

“我是认真的,父亲。”我看见威廉点了点头,他脸上柯克兰家标志性的一双绿眸异常地亮,“父亲,我从很小的时候就发现《圣经》中的教诲比伯爵府中的琐事和生意场上的纷扰更加吸引我,去神学院进修也是我在深思熟虑后决定遵从自己的内心而做出的决定。况且,您一直都喜欢亚瑟多于我对吗?我一直都知道,父亲,在您的心里亚瑟远远比我更适合继承雷丁伯爵的爵位,只是因为他不是长子,您才没有办法公开宣布您属意的继承人是他。从小到大,您给他挑选的每一位老师都比我的优秀,对他的要求也比我严格不知多少倍,甚至,现在亚瑟才十三岁,却已经开始替您处理您生意上的事务了——您在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有没有发现十八年来您从来没有让我这个名正言顺的继承人经手过您的任何一份文件?如今我要走了,您也已经答应过母亲不会让斯科特——您的次子——继承您的爵位,可以继承爵位的人就只剩下亚瑟了,您也可以名正言顺地宣布您的决定了。您应该觉得如释重负才对吧,父亲?为什么还要用爵位挽留我呢?您明明就不想让我来坐这个位置的,不是吗?”

威廉那双亮得惊人的绿眸扫过我面前的文件和我手里还握着的羽毛笔,最后停留在了我的脸上,唇边带着一抹说不清是释然还是嘲弄的笑。

“你也终于可以得偿所愿了,我亲爱的弟弟。”他的声音是一如既往的温柔,我却觉得我仿佛正面临着末日审判,炽天使米迦勒的长剑正悬在我的头顶上方,只要他愿意,这把剑随时都会落下来把我烧成灰烬。

我浑身的血液都像冻结了似的,手脚冷得像冰,身体仿佛冻僵了一样无法动弹,耳边嗡嗡作响。我艰难地转过头望着父亲,却发现他的脸色也苍白得像一张纸,毫无血色的嘴唇颤抖着,似乎要说什么,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好。”过了不知多长时间——大约有一个世纪——我才再次听见他的声音,“你已经长大了,我的孩子,我无意干涉你的任何决定。”他摘下脖子上挂着的银质十字架,闭上眼在唇边吻了一下,递到威廉手上,声音恭敬而虔诚,“愿我主保佑他忠实的信徒。”

“也愿我主与您同在,父亲。”威廉接过那枚十字架,庄重地戴上,又俯下身吻了一下父亲的额头,然后转过身,推开门走了出去。

在门关上的一刹那,我看见父亲终于闭上了眼睛,身体向后倒去,几乎瘫坐在了椅子上。

我细细地打量着我父亲的面容。不知从何时起,他的眼角已经出现了细密的皱纹,皮肤比从前松弛了不少,脸色也早已不似从前的红光满面、神采奕奕了。十三岁的我忽然意识到一个事实:我的父亲——一手撑起整个柯克兰家的雷丁伯爵查尔斯·柯克兰——真的已经老了。

“威廉说得没错。亚瑟,我从一开始就觉得你是继承人的最佳人选。你实在是太像年轻时的我了——看似安静谨慎、处处小心,骨子里却有着不可磨灭的骄傲和野心。我可以看得出来,你绝不会满足于做一个闲散的贵族子弟,如果我把这个爵位交给你,柯克兰家将会有一个果断、自信、野心勃勃的家主,柯克兰的家业也会在你的手下大有发展。”父亲说到这里的时候忽然坐直了身子,一双祖母绿色的眼眸一动不动地直视着我,“如今我的长子即将前往神学院,而我的次子已经是苏格兰的阿伯丁勋爵的继承人。亚瑟,我的三子,从此之后你就是我——雷丁伯爵查尔斯·柯克兰——的继承人了。希望你可以在我之后担负起雷丁伯爵和柯克兰家家主的位置,不要有辱柯克兰之名。”

“是,父亲。”我也抬起头直视着他,“我在此向您发誓,柯克兰家在我手下一定会比从前任何一任家族所在时都更加繁荣。”


“但是我还是辱没了柯克兰家的名声。”勋爵说到这里闭上了眼睛,嘴角露出一抹苦笑,“我爱上了一个男人,这个男人是我名义上的堂弟,最后还因为鸡.奸.罪被公然处死。如果我死后见到了我的父亲,如果他知道了我继承爵位之后都做了些什么,怕是会把我打死吧。”

我听着勋爵阁下的声音不发一言。我知道在这个时候我说什么都是不合时宜的,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做一个安静的倾听者,毫无保留地接纳他所有的欢乐和忧愁,而不去对他说出的任何一句话品头论足。

“好了,王先生,我想接下来该到埃莉诺·麦克斯维尔勋爵小姐出场的时候了——请不要奇怪她为什么会这么早出场。在这个故事里她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如果没有她,也就不会有之后的很多事情了。”


我的父亲遵守了他的诺言。第二年三月(注①),在威廉的十八岁生日过后不久,他便遵从威廉的意愿将他送入了附近的一所神学院学习,并在几天之后公开宣布我——他的三子——将在他之后继承雷丁伯爵的爵位。

这件事情在贵族圈子里一度引起了轩然大波,毕竟自愿放弃继承权的长子实在不多见,而在次子并没有放弃继承权的情况下公开宣布幼子为继承人的贵族则更是少之又少。不过一些日子之后,大家渐渐发现父亲是认真地选择了自己的幼子作为自己的继承人,于是贵族中反对的声音渐渐少了,取而代之的是络绎不绝的巴结者和讨好者,都想和这位未来的雷丁伯爵攀些关系,甚至家中有与我年龄相仿的小姐的贵族已经起了将自己的女儿嫁给我的心思——王先生,你也许猜到了,那位已故的埃塞克斯勋爵埃德加·麦克斯维尔便是其中之一。

那时候埃塞克斯勋爵和我父亲在生意上常有往来,两家关系也一直十分紧密,况且他的千金埃莉诺与我同年,这桩婚事不管从哪个方面来看都是十分合适的。因此,在埃塞克斯勋爵向我父亲说起想要将他的千金嫁给我的时候,我父亲欣然接受了他的建议,并决定安排机会让我和埃莉诺·麦克斯维尔勋爵小姐见上一面——于是我就这样在自己还没有丝毫准备的情况下被安排和一个我从没见过面的贵族小姐订婚了。顺带一提,这一切都是我的父亲决定的,我的母亲——至少是在当时——并没有对这件事情发表什么评论。

当我的父亲告诉我他的这个决定的时候,我并没有太大的反应。我知道这是绝大多数贵族家庭的继承人都会走上的一条路——和由父母所选定的妻子结婚,两个人相敬如宾,一起抚养几个孩子,在父亲去世后继承爵位,几十年后寿终正寝,将爵位传给自己的长子。——当然,选择了另一条路的人也并非没有,我的父亲就是其中一位,他的妻子是按照自己的心意而非父母的安排选择的,但事实证明他们婚后的生活并不那么快乐,因此亲眼目睹了他们之间的冷漠和隔阂的我自然也就没有了选择另一条路的心思——当然,我当时并没有中意的女子,否则我大概不会接受得这么平静。

在我正式继承爵位的六个月后,我在南安普顿伯爵举办的舞会上见到了我的未婚妻——虽然当时我还没有和她订婚——埃莉诺·麦克斯维尔勋爵小姐。我记得那天她穿了一件香槟色的长裙,褐色的长发在脑后盘成了一个精致的花苞髻,天鹅般修长的脖子上挂着一条坠着黄水晶吊坠的银质项链,看上去光彩照人,可以看出来是精心打扮过一番的。——不过,说实话,精心打扮过的人不止她一个,我也在出门之前被几位男仆围着摆弄了好一阵:父亲特意为我挑选了一件墨绿色的礼服,又让几个仆人把我这头乱糟糟的从不服帖的头发好好地打理了一番,直到我看起来勉强像个合格的英格兰绅士,他才肯放我出门。

说实话,我见到她的时候十分紧张,一来这位小姐即将是我未来的妻子,我实在担心我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好,让她留下什么不好的回忆;二来这位小姐实在是太漂亮了——她微微卷曲的褐色长发柔顺而服帖,一双浅棕色的眼睛明亮得像两颗宝石。我可以感觉到胸腔里的心脏砰砰直跳,差点连手该放在哪里都不知道了。不过我想我那天的表现大概还算不错,因为当埃莉诺小姐的目光落在我身上的时候,我看见她的眼睛里泛起了异样的光彩,白皙的脸上也浮起了一层淡淡的红晕。 

“认识您是我的荣幸,亚瑟·柯克兰勋爵。”她抬起头望着我,朝我伸出一只由白色丝绸手套包裹的右手,仿佛有粼粼水波在那双清澈的浅棕色的眼睛里荡漾。

“我也是,埃莉诺·麦克斯维尔勋爵小姐。”我朝她露出一个微笑,微微俯下身执起她的右手,在那只被丝绸手套包裹的手上落下一吻,“不知我是否有这个荣幸邀请您跳一支舞呢?”

“当然,勋爵阁下。”埃莉诺小姐朝着我点了点头,脸上挂着略有些羞涩的微笑,仿佛一朵盛开的白玫瑰。

之后的一切都发生得顺理成章。我和埃莉诺小姐在舞池中央跳了一支又一支舞,直到埃莉诺小姐不慎扭伤了脚,我才从舞池中退下来搀扶着她到一边休息。

在将埃莉诺小姐安顿在舞池外的一张椅子上后,我决定去一边的桌子上拿些食物。当我走到桌前准备伸手拿一块饼干的时候,却听见了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亚瑟?”

“阿尔弗雷德?有什么事吗?”我收回了那只准备拿饼干的手,揉了揉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小家伙的头发。

“我听说你以后会娶那位埃莉诺·麦克斯维尔小姐,是真的吗?”阿尔弗雷德仰起头看着我,湛蓝的眼睛一眨一眨。

“是。她现在是我的未婚妻,总有一天会嫁给我的。”

“那你娶了她之后……我怎么办?”阿尔弗雷德的眼睛闪了闪,声音比平时小了一些,听起来软软糯糯的。

“你?”我不禁失笑,又一次伸出手揉了揉他的一头金发,“你是我最重要的弟弟啊,就算我娶了她也不会忘记你的,我保证。而且你将来也是会和别的女孩子结婚的,我还担心你有了自己的妻子之后就忘记了我们呢。”

令我诧异的是我说完之后阿尔弗雷德很久都没有再说话,他只是仰着头看了我一会儿,然后转过身离开了——但不知为何我总觉得他离开的背影看上去有些落寞。


在那场舞会过后,父亲很快放出了我已经和埃莉诺·麦克斯维尔子爵小姐订婚的消息。我几乎可以想象出当那些盘算着将自家千金嫁给我的贵族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不过这件事对他们来说大概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毕竟贵族的继承人多得是,只要他们愿意,他们总是可以为女儿找到一个合适的结婚对象的。

当这个消息传开之后,不出我所料,第一个过来祝贺我的是斯科特——虽然我觉得他更像是来讽刺我的。

“我亲爱的弟弟,你的婚事终于定下来了啊,可喜可贺。”斯科特拍着我的肩膀,脸上挂着不知道是欣慰还是嘲弄的笑,“不过那位子爵小姐那么漂亮温柔,居然嫁给了你这种人,我现在有点心疼她了。”

“既然你心疼那你就去娶她吧。我相信没有人会拒绝你那迷人得要死的苏格兰口音的。”我朝他翻了个白眼,对于斯科特我一向不会给他什么好脸色看,更何况他那口和我母亲如出一辙的苏格兰口音实在是可笑极了。

“我想埃塞克斯子爵大概会直接把我赶出来。”斯科特冷笑一声,“好了,我的弟弟,比起这个你还是关心一下你那位亲爱的表弟吧——他已经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好几天了,除了用餐之外我们从来没看见过他。”

“阿尔弗雷德?”我愣了一下,这才想起我似乎也很久没有看见过他了。

“我想你应该和他谈谈——毕竟这个家里他只和你关系好一些,我想你的话他大概还听得进去。最好不要让他一直任性下去,否则海菲尔德府的下人们的话可不好听。”

斯科特说完就离开了,留下我一个人愣在原地。

说实话,我实在不明白阿尔弗雷德到底在想什么。在我的印象中阿尔弗雷德不是这样任性的孩子,虽然他有的时候实在是太不会看人脸色了,但那只是一些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应该怎么做他心里还是清楚的。

难道——他还在对我那天对他说的话耿耿于怀吗?他到底在担心什么?担心我结婚之后会冷落他吗?但是他是我的弟弟,妻子和弟弟的存在难道是矛盾的吗?而且他现在为什么要担心这些?他以后不也会娶妻生子吗?难道他不打算结婚吗?怎么可能——

——但是奥利弗叔叔就一直没有结婚啊。

这个认知突然让我打了个寒战。

是啊,奥利弗叔叔就是一直没有结婚的。虽然我不清楚这其中的原因是什么,但如果阿尔弗雷德受到了这位养父的影响,真的打算一辈子不结婚的话——

我突然感觉浑身一阵阵地发冷,和被威廉毫不留情地指出父亲对我的偏爱时的感觉一模一样——虽然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我忽然有些好奇,奥利弗叔叔终身未婚的原因到底是什么?我从未问过他这件事,他也没有提起过,但我想这背后一定有一个很长的故事。毕竟,在这个社会里,身为一个贵族后裔却一直未婚,实在是一件很罕见的事情。

不过,令我庆幸的是,在斯科特从我这里离开后不久,阿尔弗雷德就主动从自己的房间里出来了——我不确定他是不是听到了我和斯科特的对话。他似乎又恢复了从前精力充沛的样子,但我可以感觉到有一些东西和从前不一样了——虽然我也说不清楚到底是什么。

这之后的日子还是像往常一样——说实话,我希望如此,但很快又发生了一件大事,这件事情对海菲尔德和柯克兰家的影响比威廉放弃继承权更加巨大:这件事把斯科特带离了英格兰,与此同时也极大地打击了我的母亲。


注:
① 此处威廉的生日采用威尔士的圣大卫日,即3月1日。


抱歉写了这么多章还没让他俩谈恋爱……我有罪,但是等sir顺顺利利地继承爵位当上伯爵之后他俩才能开始谈恋爱,要不家里人这么多多危险啊x

这章算是一个暗示吧,暗示了老米的一个隐晦不明的小箭头。其实老米也不一定说得清他自己在闹什么别扭,毕竟按时间轴算下来他当时才九岁嘛,可能只是单纯的“啊听说我哥要结婚了他是不是不要我了”的孩子气的不安而已。

埃莉诺妹子是原创角色,先生奉父母之命定下的未婚妻。先生对她是没有爱情的(所以文章前面标的是妹子单箭头),但当时的贵族夫妻婚前基本都没有感情,他自己因为爱情结合的父母婚后感情又不好,所以他当时觉得自己的夫人家世好性情佳就ok,没有考虑过自己到底爱不爱她。后面这货就会发现,他不仅不爱这个妹子,还是个钙x

这个妹子后文还会出现的,是一个挺重要的人物。

另外这章我让某人立了一个flag,你别说,你这个弟弟和妻子还真的是矛盾的,他不仅是你弟还是你男票啊233333333

07 Oct 2017
 
评论(4)
 
热度(10)
© 潇湘花影 | Powered by LOFTER